台大校友會成立之緣起與回顧- 朱光文 (第二屆會長)

時間過得真快,南加州台大校友會成立迄今,轉瞬已屆三十三週年。猶憶一七三年發起成立之初,參與者多本是一九五○年代末期或一九六○年代初期畢業的校友。那時國內流傳一句順口溜「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在那股留學風潮之下,許多台大人遂薈集美國各地。加州氣候溫和各校雲集,而且工、商、科、研發達,尤為台大校友進修與成家立業理想之地。據非正式粗略估計,一九七○年初旅居北加州舊金山灣區及南加州洛杉磯地區的台大校友及眷屬至少已逾千人。但截至一九七三年夏,校友間並無正式連繫管道。

校友會的成立,緣起於前任校長錢思亮先生的推動。那時他已轉任中央研究院院長,每佃都到美國各地訪問,除與旅美院士分區集會外,並連絡台大校友,表達關懷之意。一九七三年春,錢校長在舊金山邀集旅居美西各地中央研究院院士舉行會議,會後在華埠與台大校友餐敘。當時我正好去舊金山參加全美經濟學會年會,恭逢其盛,得與錢校長同席。席間錢校長表達政府與母校對旅美校友的期望,歡迎返國就業,協助母校學術與國內科研和經濟發展,並建議分別在舊金山及洛杉磯地區成立校友會。

會後我回到南加州,得知已有幾位熱心校友經過錢校長的連繫,正準備籌備成立校友會。當時中華民國駐洛杉磯總領事張炳南學長與領事陳毓駒學長,更大力贊助,歷經幾度籌備集會,「南加州台灣大學校友會」於焉誕生,並於當年六月在洛杉磯華埠舉行成立大會,通過章程,並決定由當日出席的十一位發起籌備校友擔任第一屆校友會委員,並互選林基源為第一屆會長,張健天和沈正中為副會長。以後歷屆校友會的會辛雖時有修訂,但這個由會員大會推選委員若干人,組成委員會(自第二十二屆起改稱為理事會),再由委員會(理事會)互選會長及副會長的間接選舉傳統,一直保留至今。

我原本為校友會發起籌備人之一,但因一九七三年夏去美東布朗大學參加美國國科會舉辦的一個研習會,為時四週,未能出席校友會的成立大會,因而也未參與第一屆校友會的工作。翌年由第一屆委員會提名,與另外十位學長經由會員通訊投票選舉第二屆委員,並被推選為第二屆會長,以後連續幾年均曾參與校友會的服務。由于當時會章未有規定,而第一屆委員會的諸學長謙讓為懷,在提名作業及通訊選舉時,竟無一位當選參與第二屆校友會的工作。為了使校友會工有持續傳承,自第三屆起,每屆委員(理事)會的改選,均保留幾名上屆委員或理事的留任。現在的會章更有規定上屆會長、副會長為本屆當然理事,並有連選連任不得超過三次之限,這些均符合一般社團的傳統。

在我參與校友會服務工作的幾年中,有幾件有趣的事,值得一提。在編印校友通訊錄時,有些女同學不願填寫畢業年次,詳究之餘,原來恐洩露芳齡。一九八一年底我和一位同屆男同學參加校友會舉辦的茶會,同桌一位當屆畢業剛來美國的女同學在互相介紹時,詢問我們是那一年那一系畢業的,那位同學幽默(或者說尷尬)地說,「是妳出生前一年畢業的」。誰說男人對年齡不敏感!檢視去年校友會年刊通訊錄中,竟有幾位是一九四八、一九四九和一九五○年畢業的學長,他們在碰到剛畢業的小學弟學妹詢問畢業年次時,也許可以驕傲地回答「是你父母出生前畢業的!」

早期校友會曾經發起籌募基金,為母校在學同學提供幾名獎學金,愛好平劇的劉瑛(第三屆、四屆委員)還曾聯合同好為校友會舉辦了一次募款義演。不記得當時基金總數有多少,連續幾年確曾捐款台北校友總會,託請代辦母校在學同學獎學金幾名。現在已記不清楚當時提供的每名獎學金金額是多少,大概數目不大,而當時台灣經濟已經起飛,一般大學生家庭均屬富裕或小康,區區小數目以獎學金,竟然引不起在校的學弟學妹們的青睞。據說申請者並不踴躍。有次我返台拜訪閰振興校長,他了解情況後,建議海外校友會將款項直接捐給母校或設在台北的校友總會,統籌運用,不必專設獎學金。以後此地校友們對捐助在校同學獎學金一事,也就漸漸冷淡下來。

近幾年來我曾不只一次接到過母校校長來信,呼籲世界各地校捐助母校發展基金。我畢業的經濟系也不時寄來報導本系學術研究資訊,鼓勵系友學術交流及對在校同學的提攜與協助。我想如果我們大家都能響應這些呼籲,透過校友會的連繫橋樑,對母校不斷回饋,以提昇母校世界學術地位為目標,似乎為符合校友會宗旨的有意義活動。朱光文(第二屆會長)。

Share Button